我的心中有鬼

1.分尸命案

“大家好,我柚子新闻的记者,在东莞嘉诚又发现了一具被分解的尸体,这已经是本市第三个受害者了,警方迟迟没有找到凶手,是不是最后会变成无解的案件呢。”

记者脸色严肃的做着新闻报道,对于他的质问,警方也只能官方的回答。

“我们已经初步判断死者的身份,并且开始排查嫌疑人,我们保证一定会尽快把凶手捉拿归案。”

新闻上正在报道第三个被分尸死者的凶案现场,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,坐在沙发上看那群警察给的官方回答,还是忍不住关掉电视。

“一群白痴,如果这么容易就找到凶手那也不会连续死三个人了。”我是一名心理医生,是警方专用窥视犯人心理的心理医生。

我的心中有鬼我的心中有鬼

“新闻你看了吧。”组长拿着一打资料放在我面前,一副无奈的神色,“这次事件太过恶劣,A组迟迟没有进展,上面的坐不住了,让咱们协助调查。”

我十分不屑的哼了一声,不情愿地拿着资料开始翻看,身居高位的人就是这样,什么麻烦事都往我们特殊行动组推,平常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安排在我们身上。

资料上充分的显示了受害人的各种资料,从作案手法上来看,这个人应该是一名医生,不过,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

“这个你不应该给我看,我只负责诱导犯人说出他心里隐藏的事实而已,至于这些,可不是我的工作范围以内的。”

我把文件扔回组长面前,我只想安安分分地做好我应该做的,至于那些都是行动队应该做的,危险的事,我向来不愿意参加。

“我从档案室看到,你曾经是医大的学生?”

“为什么突然提这个?”我一愣,就连喝咖啡的动作都停顿下来,“你怀疑是我干的?”

我把已经在嘴边的咖啡放在桌子上,双手抱臂抬头看他的眼睛,人的眼睛永远都是最真诚的,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躲避。

“怎么会呢,你可是我的同事,我怎么会怀疑你,这不是组里的法医都有事,就想让你临时客串一下。”

“那还真是巧啊,局里所有的法医同一时间都有事,啧啧啧。”我从组长的话语中听到了试探的意味,看来是这群人心急乱投医。

我看着组长支支吾吾的,忍不住冷哼,“行了,既然这样,那我就客串一回,记得这案子破了,给我奖金翻倍。”

果然,在我答应之后,组长松了一口气,格外热情地带着我来到了凶案现场。

凶案地点是天嘉花园二十栋318,尽管我已经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,可一开门扑鼻而来的血腥味,还是让我忍不住的干呕。

“你们也不知道开门放放空气恶心死了。”我从其它警察那要了消毒口罩带上之后这才觉得好了点。

2.堪称完美的作案手法

我一边吐槽着,一边带上手套打开窗户,打算通通风,最起码能够让自己不那么遭罪。

“这群记者还真是疯狂,什么地方都敢闯。”楼下被记者围堵得水泄不通,这群人为了抢头条新闻什么都敢做,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处,简直缺德。

转身的时候我突然留意到窗台上的灰烬,我用手黏起一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,有一点的沉香的味道,这种香薰是我经常用的,有安神的功效。

“死者是做什么的?应该睡眠不好吧。”我拍掉手上的灰烬,从警察手里拿过档案翻看。

果然,这名死者是一个作家,习惯性的熬夜码字,我记得曾经有一个病人,也是作家,他把自己幻想成了剧中的主角。结果导致精神衰弱,先是失眠多梦,总是梦到自己变成剧中的主角,并且有人杀他,我让他用这种熏香,有一定的效果。

“这个香薰我们已经化验出结果了,里面被加入了大量乙烯,通过点燃气化,被死者吸入导致昏迷,凶手就是这个时间作案的。”

A组组长站在我对面,死死地盯着我,开口解释,我被他看的不自在,因为他的目光让我觉得,我是被他审讯的犯人。

“剧烈的疼痛会让人从昏迷中醒过来,所以现场会有打斗的痕迹,但是由于失血过多,死者并没有反抗成功,还是让人杀死,并且分尸。”

A组组长一边说,一边贴近我,直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大概十厘米时才堪堪停下,低头看着我。

“离得这么近,你不会想要吻我吧,这可不是一个适合调情的地方。”按照心理学来说,他是想要利用身高的优势让我觉得被压迫。

很明显,他对我抱有很强的目的性,我半开玩笑的说着,抬头去看他的双眼,我可是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,和我比心理素质,他还差的远。

我抬手撩了一下头发把人推开,走到一边的装着档案的盒子里翻看,“既然都已经查的这么清楚了,你们还叫我过来干嘛?难不成真把我当成犯人了?”

我挑眉看着他们,最后叹了口气,“好吧,就算是把我当成犯人了,那总得确认我的作案动机吧,这三个人,和我都没有任何关系啊。”

组长率先开口,打破现场的寂静,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直接把一打资料递给我,让我自己看。

“经过调查,这三位死者都是男性,而且都是H大的高材生,我们调查,这几个人都是有案底的。”

A组组长脸色不太好看,显然这三个人的底子不干净,却还能好好活着,其中内幕不便多说。

“他们在上学期间,曾奸杀了一个叫林沫的女子,而且也是用分尸的方式处理尸体。”

我的心中有鬼我的心中有鬼

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,目光灼灼的看着我,我知道,接下来的话,是关于我的,我翻看资料的手停了下来,抬头看着他。

3.事情的本源

我本能的想要逃避,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他说的,是我最不想听的,也是我最不想出现的情况。

不过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行为,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和加速的心跳声。

“而你,就是林沫的姐姐,我说的没错吧,林舒女士。”A组组长的话让我呆在原地,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。

之前我还嘲讽他们办事的速度太慢,现在听起来是像在诅咒自己,让我更快的暴露在阳光之下。

“我和妹妹素来要好,的确是我的作案动机,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久才动手呢?”

我还是要替自己辩解,我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,就算是罪名已经定在我的身上,只要没有证据,他们就拿我没有办法。

就像是之前我妹妹的案子,就是因为没有证据,所以才让这群人渣逍遥法外。

“实际上这场凶杀案你已经策划了三年,也是最近才到了时机吧。”组长叹了口气说着,“实际上我们早就查出这个案子和你有关。”

“他们最后的通话记录都是和一名代号浮绸的心理医生通话,很明显这就是你给我们的线索,你是为了复仇。”

听到这话我忍不住低下头笑了,这的确是我留下的唯一的线索,能够证明我是杀人凶手的线索。

从我得知那群杀死我妹妹的凶手,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,反而是钻了空子逍遥法外的那一刻,我就策划着用同样的方式给我妹妹报仇。

我的心中有鬼我的心中有鬼

我放弃了在医大的学业,去美国学习心理学,并且成功在一年之内,考了心理医生的证件。

回国之后我通过好友的介绍,来到警察局当了他们专用的心理调节师,为他们引导犯罪分子说出他们的犯案手法,收集证据。

在此同时我也通过这一层身份,不断的消除我接触那三个人的证据,没有我和他们接触的录像,就代表我没有见过他们。

就算是最后查到了我的身上,也会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定罪。

打点好这一切之后,我开始利用他们好色这点,想方设法的接近他们,而我的身份更好的给我提供了他们的行踪。

我频繁的约他们出来吃饭,同时在他们的食物中加了致幻的药物,再经过我心理引导,让他们觉得自己患有心理障碍。

由此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让他们接受我的治疗,在医大的学习生涯给我带来了便利,我通过好友拿到了能够破坏身体肌肉的药物,再加上沉香里面的乙烯,让他们昏迷,而我,他们所谓的女朋友,就可以用他们亲手交给我的钥匙进入房间,再借这昏迷的时间,割断他们的舌头。

这样他们就没有办法言语,我用胶带封住他们的嘴巴,这样就算是惨叫也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我的判定都是对的,在我割掉他们生殖器的时候,他们也被疼醒,痛苦呜咽的声音引来邻居的担心。

这个时候只要我捏着嗓子叫唤几声,邻居就会以为,我们不过是在做一些好玩的事情。

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,我已经全身武装,完全不会留下指纹,脚印,甚至连汗水都不会留下。

4.原来我不是唯一

我已经把所有整理都销毁,甚至连凶器都被我扔进河水之中,沉进水底,他们根本不会想到,真正的凶器会在水底安安静静的躺着。

法医就算是查,也不过是能查到这群人在死前实用了大量的致幻药物,并且肌肉因为毒素的破坏根本没有办法反抗。

除此之外也只能查出分尸的那个人是一个医生吧,毕竟我是用手术刀按照人体脉络骨骼,才能轻而易举的让他们骨肉分离呢。

“你简直是可怕。”组长脸色很是难看,他看着我,但目光中分明是心疼的神色。

我知道,他一向嫉恶如仇,我的做法的确是触碰了法律,可也是惩戒了恶人,替世界除去毒瘤而已。

“你们没办法证明我是杀人凶手,定不了我的罪,所以,你不必用那种目光看着我,说不定以后我们依旧是同事呢。”

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,稀稀拉拉的,我走到窗口伸手去接雨水,冰凉的触感让我一个激灵。

“不对,我为什么会说那么多,这不对。”我突然反应过来,刚刚那些话都不是我应该说的,我应该一口咬定我不是凶手。

是什么,让我轻而易举把我想一直尘封的实情说出来。

我惊慌的看着组长从怀里拿出录音笔,从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。

“我们深知你的能力,所以请了你在国外的导师。”组长叹了口气,释然的解释。

“我可怜的舒儿,原谅我。”导师一副痛心疾首的说着。

没错了,当我组长找到我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被下了催眠暗示了吧,如果是我的导师来对我进行诱导,我是根本察觉不到的。

我算了三年,却没想到最后是栽到了我导师身上,我苦笑着,“我以为,你不会出现,毕竟我是你最爱的学生。”

“可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下去,你的心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折磨,魔鬼已经占据了你的心灵。”

是的,我已经被魔鬼占据了心灵,就连神都无法净化我,“世界上,真的会有神存在吗?”

我没有理会他们这时候做出的反应,抬头去看着阴沉的天空,我双手伸出窗户做出拥抱的姿势。

“你看,就连老天都在哭泣呢。”

他们已经得到了我的口证,等待我的将会是牢狱生活,我心中有鬼,却向往着阳光,不愿意被关进黑暗的牢笼之中。

你看,明明阳光也是想要拥抱我的啊,我忍不住想要靠近眼前的阳光,只要靠近一点,再靠近一点。

我的心中有鬼我的心中有鬼

我能感受到耳边传来的惊呼声,身体上的失重感并没有带给我多大的痛苦,死亡是最能解脱痛苦的方式,对吧。

第二天,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出现了一名国外的美女,她哭泣的说着,“林舒她一直都有严重的忧郁症,她伪装的很好,我一度以为她康复了。”

文|孤瘾编辑|花间鬼故事

我的心中有鬼我的心中有鬼
点赞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