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
想知道你为何迟迟不能脱单吗?因为你身边有一只鬼在作祟,或趴伏于你的后背,或潜伏在你的梦境中,或跟在你的身边,如影随形;可能此时此刻正站在你的身后和你一起看着我的文章;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望月村是北方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因为房屋居山而建,北方的夜总会是伸手不见五指,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便能看到一轮鲜红如血的大圆盘缓缓升起,就像是漫漫黑夜中的某个怪物睁开的一只眼睛,眨也不眨的观察着这个村庄的人;刚开始住这儿的人觉得这地方晚上不吉利,所以一过晚上八点谁来敲门都不予回应,闭门不出,到得后来有人将这个村子称为望月村,这个名字就慢慢的传了开来。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阿月是这个村的一名小辈,他的父母没怎么读过书,常年靠着家里传下来的手艺做点小生意,生活也勉强过得去,阿月的父母四十岁才结的婚,阿月生下来的那天晚上父亲坐在窗前想着该起个什么名字好,一来不识字,二来当时是午夜,想了好久也没个满意的,抬头起身的一瞬间看到了那只鲜红的圆盘仿佛朝他眨了下眼,于是就给他起名叫阿月,或许阿月的出生就和这个月亮一样,处处透着诡异,从小眼睛看东西模糊不清,去大医院检查却一点毛病也没有,检查的医生说从业二十余年这孩子的情况他是头一回见,所以阿月从小就一直待在家里,家里经济条件好点的时候就聘个先生来教教阿月,差的时候也就让阿月耍耍闹闹混日子了,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,转眼阿月就变成了一个20来岁的健壮小伙

说来也怪,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,阿月的眼睛好像有逐渐复明的迹象,但慢慢的开始说起胡话来,至少在父母看来是这样子的,有时候在梦中和人说着情话,有时会站在镜子前面盯着自己的脸蛋和身材发呆,阿月父母只当孩子长大了,也开始在意起自己的外表。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着,按照常理来说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柯尔蒙大爆发,大多会把注意力放在哪个女孩子漂亮或身材好上面,但是阿月却全然不会,赶集的时候走在县里的大街上,正值夏日炎炎,家家户户漂亮的女孩都会穿上好看的裙子,打扮的漂漂亮亮去逛街,此时的阿月总是在低着头想事情或者手头忙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儿,等和漂亮女孩子们擦肩而过后才会抬起头来,阿月父母对此倒是没有太过在意,以为是阿月从小就很少出门,所以怕见生人的缘故,再成熟点会好起来的。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再后来,阿月到了相亲的年龄,父母找来了媒人,阿月倒是也不抗拒,很配合的听着媒婆的介绍,从照片里找寻着自己的另一半,一切好像都妥妥的,双方约定在县城一家名为鬼来醉的小饭馆面谈,眨眼就到了和女方见面的日子,阿月却开始各种拖延起来,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对相亲极其的排斥,一提这事就头皮发麻,手脚冰凉,浑身颤抖,在父母三推五搡的状态下阿月还是硬着头皮去了,和女方坐在一起的时候阿月总会低着头回避着女孩的目光,这样一来氛围也就尴尬了起来,女孩觉得阿月这么做是对她没兴趣,采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暗示她自行离开;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十来次,阿月父母倒也没有太在意,觉得自己的儿子就是眼光高了点,媒人介绍的看不上,有句俗话不也这么说来着——天涯何处无芳草,出门就被草绊倒。一来二去阿月父母也就不再忙活这事了,让阿月自己去寻找他的归属。

因为阿月父母是老来得子,此时已近古稀之年,还有多少年头谁也不知道,天道无常,指不定哪天就去了,所以老两口开始琢磨着打点后事,其中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去县城照相馆里拍张全家福,据村里人说县城里拍的清晰,而且因为常年做生意的缘故,阿月父母认识了很多人,照相馆里的老王阿月父亲是熟悉的,所以去他那儿拍还能打个折,省下不少钱;按照村里人的说法拍完照片后就可以回来了,相机要在肚子里消化一下,第二天就能拿到照片了,不知怎的阿月父亲回到家里后坐立不安,老觉得会有事儿发生,晚上踌躇难眠,坐在窗前看了大半夜的月亮。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人的第六感总是敏锐的,果不其然,第二天一大早老王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找阿月父亲,手里还攥着一张照片,看到老王气喘吁吁地样子,阿月父亲忙给老王倒了杯凉开水,老王喝完水就急忙拉着阿月父亲往门口走,待到门口后才把手里紧紧攥着的照片递给阿月父亲看,阿月父亲定眼一看,这不就是昨天他们拍的全家福嘛,虽然心里疑惑为什么老王要亲自跑一趟,嘴上还是说着感谢老王的一些客套话,见状老王直接单刀直入,告诉了阿月父亲来找他的目的,阿月父亲拿起照片仔细看了看,才发现照片上还真的有四个人,在阿月的后背上匍匐着一个女人,正对着镜头微笑。

和道士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,阿月父亲蹲在村口,却许久见不到人来,正踌躇时发现远处走来一老头,头发蓬乱不堪,穿着破烂如乞丐,阿月父亲拿出手表一看,正好第三天中午十二点;虽然打心底里不相信这就是老王介绍的道士,但还是很亲切的迎了上去,嘘寒问暖一番后才确认是他,此人本名叫夏澈丹,因为穿的破烂被周围人称为“乞丐道士”,高人来家里,自然是少不得吃喝招待的,阿月父亲杀了只鸡来款待道士,奇怪的是独不见阿月的踪迹,看到有人来后就躲进了自己的卧室;酒足饭饱后夏摰丹开始询问阿月的情况,听完阿月父亲的讲述后夏摰丹左手抚着胡须,右手掐着指节处在计算着什么;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许久后才缓缓睁开眼睛,告诉阿月的父亲,阿月这种情况属于孽缘未断,是上辈子所欠;要么是阿月上辈子辜负了人家姑娘,导致她怨念太深,不愿进入轮回,想时刻待在阿月身边让阿月孤独终老,然后再和她一起轮回;要么是女方死后入轮回之际对孟婆汤产生了免疫,导致三魂七魄有一魂没有被搅碎,每当夜幕降临或阴气较重的时间段就会飘出被投胎者的身体,化成任何一个阿月在意女人的模样,躲进阿月梦中和阿月尽人伦之欢,白天就趴伏在阿月的背上,当阿月碰见女孩的时候她就上身,控制阿月的身体远离她们;想要让阿月恢复正常的话只需要把这个女人超度就好了。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夏澈丹让阿月的父亲准备了法师台,桃木剑,鸡血,线团,朱砂还有若干黄纸条幅,另外还准备了稻草人、箩和铡刀,说是如果发现不对劲的话就将其逼到铡刀下铡掉;很快夜幕就降临了,鲜红如血的月亮又缓缓生了起来,就如同预示着今晚上有时会发生一般,因为有道士在,所以这天晚上阿月一家人倒也不怕出门不吉利,只见夏澈丹拿起黄条纸和朱砂笔画了几十张符,然后插在木剑上右手一挥便看见符文燃了起来;紧接着道士念了一些咒语,只见得突然间狂风大作,乌云遮天,铡刀不住地响着,法师台也被掀飞好几步远,夏澈丹一看:嘿,这鬼倒是声势不小,看来受的怨极深,不好对付丫,看来桃木剑已经制不住她了;老道急忙拿出线团泡在鸡血里,许久拿出来绕着院子拉了一圈,做了一个网,然后拿出罗盘看了一下方位,呼吸间便将桃木剑叉了出去,只听见黑漆漆的夜色中突然“啊”了一声,紧接着好像有东西掉到了网上一样,网不停地在上下扭动,伴随着的还有凄惨的喊叫声,随着时间的推移喊叫声越来越轻,道士见此情景大呼一口气,就欲上前收掉此鬼拿回家慢慢诵经超度,忽然听到了网崩断的声音,夏澈丹愣了一下,然后大喊一声:

“不好,她还没有死,快跑;”

边跑边自言自语:“没想到这个鬼如此厉害,你们是不是隐瞒了什么?据我所知,情缘未了的鬼怨念不会如此之大。”对于道士的质问阿月父亲却表现的支支吾吾,含混不清的解释了一番,因为情况紧急,夏澈丹也没工夫细细推理;

说话间四人已经跑到了铡刀旁边,夏澈丹拿起了稻草人,看着前面扬起的飞尘,将箩扔了出去,只见那箩出去后慢慢的朝着铡刀方向滚了过来,夏澈丹知道女鬼正在很愤怒的冲过来,咬了咬牙后拿出小刀将自己手掌划了一道血口,看着血从稻草人头顶渗透到脚底后道士忙让阿月父亲抬起铡刀,告诉阿月躺在铡刀前并顺手把稻草人脚底顶在在了阿月头顶,女鬼看到阿月趴在地上就欲去杀他,结果把稻草人的头当成了阿月的,半个身子一下扑进了铡刀,阿月父亲当然什么也看不到,只听得此时道士大喊一声“落铡”,阿月父亲赶忙使劲把铡刀往下按,但离奇的是平时随便能铡断的稻草人此时却像铁块一般,怎么铡都铡不下去;不过铡刀倒也暂时限制住了这女鬼的身形,让她短时间内动弹不得,此时此刻夏澈丹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,铡刀是一般怨念鬼怪的克星,根本不可能存在铡不下去的情况,除非阿月父亲隐瞒了一些什么;

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脱单前请杀死她(故事)
图片发自简书App

面对道士的再次质疑,阿月父亲知道终归是要瞒不住了,就将实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道士,原来阿月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登徒浪子,家里很是富裕,靠着父亲留下的财产,整日无所事事,吃饱了就领着一帮公子哥去街头转悠,偶尔调戏调戏路过的姑娘,有一天上街看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,瓜子脸,脸非常白净,身材也是极度的火辣,前凸后翘,看一眼就让人欲火焚身,阿月父亲哪儿能经得住这种诱惑,就欲上前调戏她,结果被一脚踢到命根上,差点变成废人,这一脚没踢走阿月父亲,反倒让他来劲了,想方设法要将这姑娘弄到手,派人多方打听后终于知道了她的住处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,阿月父亲找了一帮人冲进她家院子,因为怕事情泄露,就杀了她的父母和年仅一岁的弟弟,然后在众人的观看下强迫和她发生了关系,因为长得太过漂亮,那些打手也趁火打劫了一番,一夜间被凌辱了六十来次,女孩悲痛欲绝但又无依无靠,觉得世界变成了灰色,最终在家门口的树上上吊自杀,死的时候瞠目结舌;

再后来,凌辱女孩的那些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奇死亡,有的在梦中将自己剐了八十八刀,再也没醒过来;有的五脏都被自己挖了出来,警察到现场的时候只剩下躯干,五脏分置在家里各个角落,死相极其恐怖。阿月父亲是最后一个幸存者,为了躲避报复和警察的追踪,阿月父亲花钱买了个媳妇儿后逃到了望月村,想着离开那个地方或许就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来找他了,后来看了照片才知道原来这女人就一直在他的身边,正好老王介绍了道士,阿月父亲就想着借道士手解决她;却没想到这女鬼怨念如此之深。

“哎!”,夏澈丹听阿月父亲的称述后叹了口气道:“不该趟这趟浑水啊,管吧,我觉得你罪有应得,该死;不管吧,道士之责就在于除妖降魔,要是撒手而去岂不是有损道心,从此得道无望;”

“哎!”,夏澈丹望着天上鲜红如血的月亮又叹了一声:“也罢,今日也算是老夫的大劫,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。我师父曾教过我一套献祭之法,即拿自己修得的道行与性命可保别人一家平安。但这女鬼怨念颇深,老夫我只可保一世平安,以这女鬼怨念来看,你们家十世得受她纠缠,每一世只有40岁后才可能结婚,40十岁之前浑浑噩噩,就如阿月情况一般,从阿月开始,接下来的每一世最多活到55岁就会如那些打手一样悲惨死亡,并且每一世的后代都会或痴或呆傻或残疾。如若想要后世安宁,多做好事,多做善事,切记。”说罢老道便闭了气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