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梦鬼交白天好运连连

夜梦鬼交白天好运连连夜梦鬼交白天好运连连
图片发自简书App

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夜,迷湖朦胧中,我梦见自己路过一阴生恐怖之处,只见地上停着一尸体:月光清透,尸体上盖着白布,我从尸体边路过,先觉得阴生可怕,想绕道另行。但又想,我信佛的怕什么?正好寻个方便,念几句“阿弥陀佛”,于是我双手合拼对尸体一边寻礼,一边念:“阿弥陀佛”、“阿弥陀佛”,这个我平时遇到人死都会念了度化!突然一整狂风吸圈了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:一具女尸头朝天,脚朝地,银白色头发像拖把,眼睛鼓出,牙齿尖尖的,长长的舌头,眼珠子发着蓝光,骷髅头,朝我慢慢坐起来!这换了常人,一定被吓得大喊大叫,可我因为信佛,一点不害怕她。

我细看:女尸干瘪而多皱的面孔,浑身深土黄色的皮肤,白色头发稀稀拉拉地分布在头上,青紫的嘴唇已经干裂了,鼻子上密密麻麻地点上了老人斑,两只凹凸的老眼露出两个鼓鼓地眼珠,她一下都不眨眼睛地看着我,脸部肌肉向下收缩,而喉咙里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,样子十分恐怖。我见她这样,忙教她:“老人家您既然已死,在那边多念‘阿弥陀佛’阎王就会勉罪,不让您受罪。”

她阴森森地问道:“是吗?难得你来度化我一程,你有什么话要我带去问阎王吗?”说话间,她眼珠子一会儿绿光,一会儿又变成白光射出。

夜色浓重,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,蜿蜒覆盖了天与地。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上空,光线暗淡,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。高大的树木被黑暗模糊掉棱角,远远看去,似血肉模糊的脸孔。淅沥的雨下在黑夜里,所有东西都很潮湿,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。

可我因念:“阿弥陀佛”法号,一点不害怕,对她认真说道:“您就帮我问一下阎王爷,他什么时候派人来帮我救度众生?”

一道闪电亮起,女尸的影子被瞬间映在地面上。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地面上一下溅起许多泥浆水来,只有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呼啸。那是凭空出现在地面上的影子,就像人的身影,又或者,是影子从地里向上仰望。它们围绕着女尸,好像在迎接伙伴,当闪电平息后一同隐没在夜色中。突然又只见阴冷的女尸闪着光的眼珠发话:“你真的没有其它话问,比如感情什么的?”

我见她那样问,几乎是没思考就答道:“确定没有!”女尸缓慢躺下。又是一整狂风四起,乌云慢延。白布从空飘来,直扑女尸身上。

我见此刚想走开,只见一男一女,披头散发,拉住我要钱说:“刚才女鬼帮你算卦,你一下问了那么多题!拿钱来。”

我怒骂:“敲诈勒索,多少?”

二人一起说出36元,我说不给。

雷鸣电闪,描绘着身不由己的宿命,让整个夜晚迅速土崩瓦解。景物在一瞬间苍白,迅即漆黑,哭泣的鬼影无路可逃,灵魂赤裸僵硬。视界细细溃动,模糊的白色光点,重叠巨大的黑影,绝望地撕破夜色。见我如此坚硬!二人特别生气,变换模样。我又说:“给个16元吧!”

二人申手接钱,我掏半天找不到1元钱给,只有5元,10元的。

然后又见到侄子,他一个人骑上一张红色摩托车,一脚油门车跑好远,又一按手站住。突然醒来!这个梦好,准早上我到公司办事顺利,挽回我6千多元的退保损失费。而另一个要钱的梦准中午既然来人收监控钱,见柜台佛像要,我说照进价36元拿个给他,他给28元,结果找22元钱补,找半天,包里只有5元,10元的。印这一梦境!

想着梦,黑暗而遥远的角落,轻微的哭声半流质地蜿蜒,被雨融化在空气里,轮廓被洗刷,只留薄薄的一层,像死人的皮肤。一般人见定怕,我因信仰佛一切有神灵暗中协助。感恩感德,记下这个真实梦与现实,望众生多做善事,神佛佑助!

点赞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