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黑色的故事

文/康泽

一个黑色的故事一个黑色的故事
图片来源于网络

1.

我住在沿河边的一个小镇上,我家的房子是最靠近河的地方,八九十年代建成的长方形老屋被一圈杨柳环绕着,夏天一到,我就能听到从河边吹来簌簌的风声,晚上就往往是那些老人们拿着摇扇,喝着茶,谈天说地的时候。

晚上一到,我就忍不住屋子里的燥热和蚊子的叮咬,被这黑夜的沉重压得喘不过气来,唯一能做的就是拿着一把芭蕉扇,坐在凉席旁边听那些老人讲一些奇怪的故事。

有一个老人说道:“那天真的是见了脏东西,是一团黑影!”

当我听到“黑影”二字的时候,那股冷风又惊动房子旁边的杨柳,此时蝉鸣声异常诡异。

老人忍不住喝了一口茶,继续说道:“那一团黑影在一个电线杆的周围,我看见像影子一样的东西,围绕着电线杆上下晃动,我不敢接近它,我从墙旁边拿起了一根木棍走过去。

我用力敲击着那一团黑影,发现不是打在硬邦邦的水泥电线杆上,而是一团柔软的东西,一团黑乎乎似乎在蠕动的东西。

电线杆离我家不远,我吓得赶紧回到房子中,紧锁大门,害怕那东西紧随其后。”

我咽了咽口水,此时口干舌燥,想着那一个场景入神了,我催着说:“大爷,您快说啊,后来究竟怎样了?”

老人神秘地说道:“第二天我又害怕的走到那一根电线杆旁边,发现电线杆上覆盖的是一层粘稠的物体!我摸了一下,那味道儿臭极了,过几天就没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!”

那一团黑乎乎粘粘的黑影究竟是什么呢?此后的我魂不守舍,日思夜想。

2.

后来渐渐把这样一件事情忘了。

那又是一个夏天的晚上,我推开大门,跑到房子旁的电线杆撒尿,我闻了一下,隐隐间有一股很难闻的气息。

不管了,憋的尿实在是太多了,我一泻千里,直接尿到电线杆上了,当我提裤子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,那个遥远的故事,不知道为什么从脑海中翻涌而出,就像是被雷击中一样。

我叮嘱自己不要回头,不要电线杆,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回头了,强烈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。

我转身,屋内昏黄的灯光下透在电线杆那一团黑影上,似乎有东西贴着那水泥做成的圆柱体上下蠕动,像一条极大的虫子。

我魂不守舍,赶紧冲进了屋子紧锁着大门,夏天依然很热,但是盖着被子的我依旧觉得寒冷。

老头的故事成为了我真实生活发生的一切。

我害怕地拉紧蓝色的窗帘,然而第二天清晨在电线杆旁什么都没发现。我打电话给施工队,请求他们挖掉那一根电线杆,幸运的是他们欣然的接受了,有钱挣,何乐而不为呢?我给了他们丰厚的报酬。

可移走了电线杆却移走不了我的恐惧,那团黑色的脏东西究竟是什么啊!

此后的日子我惶恐不安,于是我干脆离开这个地方,到我姑妈家去了。

3.

表弟知道我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,总是缠着我让我给他讲什么鬼故事。出于发泄的目的,我充满血丝的眼盯着表弟好奇的眼神。

我毫不犹豫地讲起了那个在电线杆旁边撒尿的夜晚。表弟不安的问道:“这一团黑东西是什么?”

我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当时没仔细看!”

表弟央求道:“表哥,你快说啊,你再不说,我今天晚上可真的睡不着了!”

我:“睡不着也没办法,这些都是鬼才知道的事情!”

我知道那一晚,我和表弟谁都没有睡好。

住校的表弟过了两天就回来了,还带回了三个同学,准确说是他的室友。

表弟说:“我把故事讲给我的三个同学听了,他们紧追着我不放,非要说那一团黑东西是什么?为什么那东西黑漆漆的很黏还有臭味,还能蠕动!”

我感到浑身燥热,看着那几个学生急切渴望知道真相的眼神,但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:“好吧,那或许是一团鬼影吧!”

同学一说:“你别骗我了,你弟弟把故事讲给我们听了之后,我们三个都碰到了!”

我急切的渴望知道答案:“那究竟是什么?”

同学们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我们学校旁也有电线杆,我们晚上回来的时候看见了,吓得要死,哪敢仔细看啊!”

4.

我隐隐之间觉得事态的发展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一辆大巴停在我姑妈家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一切都要发生了。

从表弟的学校来了三十多个人,他们都听了我的故事,也碰见了那一团脏东西,我才反应过来,原来我的故事已经传播出去了,并且听过故事的人都会碰见那一团脏东西。

我被这些人围着,要求讨一个说法,他们愤怒的眼神中都带有血丝,我知道那一定是恐慌造成的,我的故事恐怕成为了一个恐怖的谣言,并且有成真的可能。

为了平息公愤,我只得在人群中喊道:“是我不对,不该讲这样一个故事!你们看到的都是幻觉吧!”

人群散去后不久,这件事情还是没有解决,这个故事已经成为整个小镇人尽皆知的事情了,几乎人人都碰见过一次那一团粘附在电线杆上面的黑东西。

整个小镇都似乎陷入到了恐慌之中,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恐慌,政府已经出面了,一是防止故事的扩散,就是人与人之间不要再讲这样一个故事;二是采取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方式,整个小镇把电线杆都移走了;三是组织专家辟谣,说相信科学。

可惜这一切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,即使电线杆正在飞快的消失,但故事传播的速度已经无法想象,走出小镇,走向城市,走向全省甚至是全国。

讲这样故事的人越来越多,版本也就越来越多。有人说那一定是某种外星生物;也有人说是已经腐烂的类似于人形的东西;有人说那是一种成精的动物。

可遗憾的是从未有人真正站出来,面对电线杆上的那一团黑东西,拿出放大镜进行仔细的研究,因为什么?

答案当然只有两个字:“恐惧”!

就在故事带来的负面效应继续恶化的时候,有人战胜了“恐惧”。

5.

那也是夏天燥热的一个夜晚,那个小伙子终于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,也知道这样一个故事如今都成为了一种人人都可见的现象。

他勇敢地打着手电筒,在黑夜中不顾蚊虫的叮咬,找了好久才在某个偏僻的地方,找到一根即将被拔走的电线杆。

当施工队来时,他们劝告他说:“这根剩下的电线杆不挖走,那团黑东西又要出现。”

年轻的小伙子说道:“把这根电线杆留给我吧!我一定要揭开真相。”

年轻的小伙子每到夜里就会守在这样一个地方,可是很久,都没有见到那一团黑东西。

真的没见到,报纸上都报道了他的事迹。他几乎成了唯一听故事的,但是从未碰到那一团黑东西的人。

他们以为是那一根电线杆出了问题。于是他又造访了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电线杆,始终都没碰见那样一团黑东西。

他是第一个打破诅咒的人,自从他之后,故事已经没有了传播的意义,我的故事开始慢慢地失去了生命力,即使我的故事仍然在少量地传播,但是再也没人碰见过那一团黑东西。

我也不再恐惧,那一团粘粘的黑乎乎的还带有异味的脏东西究竟是什么呢?

这已经成为了我心中永远的谜题,也许答案不再重要了,但是我知道:我不会再害怕了!

(End)

点赞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