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奶的狗

     

奶奶的狗奶奶的狗
图片发自简书App

        奶奶住在村尾,唯一的老伴死后,陪她的就只剩下了大黄——一只奶奶在路边捡来的大黑狗。

        黄是奶奶丈夫的的姓。她没有儿女,大黄也算是她的半个儿子。

        在村里,我家和奶奶关系比较亲近。一方面是因为我母亲怀我的时候,刘奶奶帮过不少忙,母亲感念她的恩惠。另一方面是因为奶奶的眼睛看不见,日子过得不容易,也是希望可以多帮衬些她。因此,我隔三岔五就会带些母亲做的东西过去看她,陪着聊聊天,吃个饭,免得她寂寞。

        大黄和我很亲。每次过去,刚到门口,它就会从屋里冲出接我。这个时候,如果我不抱它,或者摸摸头,它还会一脸委屈。可只要一蹲下摸它,它就会扑过来......舔我一脸口水。除了这热情让我有些招架不住,其他的我都很喜欢它。

        那天,我像往常一样等母亲等把东西打包好后,就提着东西到奶奶家。奇怪的是,我已经走到门口了,还没见大黄出来,而屋里倒是传来了几声狗吠。我推开门进屋,就看到大黄正在警惕地围着奶奶绕圈,不时还吼叫几声。它看起来很焦躁,像是在提防什么东西的靠近。我顺着大黄吼叫的方向看去——是里屋。里屋不大,一张床、一个凳子、一个衣柜,根本藏不了东西。

        除了……衣柜。

        衣柜掩着,看不到里面是什么。

        我走上前小心打开,里面是整齐叠放的一床被褥和几套衣服,没有其他东西。

        我疑惑地转头去看大黄。大黄却目光凶狠的盯着我的方向,露出了尖锐的槽牙,一副随时就会发动攻势的架势。

        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大黄盯着的不是我,那是……我的身后。

        难道是有东西在我身后?

        我还没来得及转头检查,大黄就大叫了一声扑过来,冲着我的身后一会儿张嘴撕咬,一会狂吠,我却……没看到任何东西。许久后,大黄安静了下来,胜利般的摇着尾巴跑回来,还在我的脚边蹭了蹭。

      我下意思的看向刚刚大黄扑过去的地方——那是墙角的一面墙。在大白天依旧照不到一丝光亮,黑乎乎的看不清上面有什么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就在我收回视线的时候,我看到那面墙投下的阴影里,有一角影子像是被照射到屋内的阳光灼伤了一般,迅速地缩了回去。

        或许是蛇、蜘蛛之类的东西吧!想着大概已经被大黄赶走了,我就没有多在意。

        这边奶奶还拎大黄的耳朵,在数落它,它委屈地看着我,向我求助。

      我笑了笑,才开口道:“奶奶你也别怪它,或许是刚才里屋有蛇,它才吵的。”顺手把提着的东西放到桌上。

        奶奶抱怨着“昨天你是没来,这小子晚上在我床边叫了一宿。我把它赶到外屋还叫个不停,我这一晚都没睡着,现在头还疼的。”

        看见躺在奶奶怀里委屈到耳朵已经耷拉下来的大黄,我走过去拍了拍它的脑袋,替它开脱“怎么会呢?大黄一向很乖的。”说着便把大黄从奶奶手里解救下来。

        其实听到奶奶的话,我是有些担心的。大黄一直是最听奶奶话的,又特别有灵性,没道理会做出这些反常的行为。

        除非……这屋子里......有东西刺激到了大黄。

      虽然有大黄陪在奶奶身边,但我总归还是有些担心,来的次数也比往常更勤,基本上每天都会过来一趟。好在,大黄没有再像上次一样的反常行为,这让我稍微放心了些。

      不过,我注意到大黄最近的举止很奇怪。每次我一靠近那堵墙,它就会咬着我的裤脚往外拖,生怕我靠近。而且以前,它没事最喜欢的就是缠着奶奶,但现在除了晚上睡觉守在奶奶床边外,它基本都趴在墙下,一副戒备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 那堵墙似乎藏着什么东西,而且还是……让大黄害怕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 后来,我仔细检查了一遍。墙是普通的土墙,墙面的石灰已经变了色,靠近地面的部分还长了青苔。有几块脱落的墙皮里露出了长着白毛的青砖。没有蜘蛛,也没有蛇。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不安,心也是悬着的。

        之后,我和父亲去了一趟姑姑家。因为是外省,距离比较远,这一来一回就是五天。

        而这一回来就听母亲说大黄死了,被老王叔误杀的。

        我有些不敢相信,很多人可能会是凶手,但没可能是老王叔。我记得老王叔为人最是小心仔细,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犯这样的错。

          而从母亲随后的叙述中,了解到事情的经过,我却更加难以置信。

        这事要从三天前说起。

        在我走后的两天,老王叔从村尾回来的时候,听到草堆里有小孩的哭声,走过去就瞧见大黄正咬着一个孩子。那孩子整个身子都是被咬得都是血,红的吓人。老王叔也没想太多就赶紧跑过去救人。他本来想把大黄给吓走,好救人的,但没想到大黄死活不松口。老王叔看孩子已经被咬的没有好肉,眼看就要被咬死了,心里一急就拿手里的锄头挥了过去,这一下过去,大黄哀叫着松了口。

        老王叔赶紧趁机抱起孩子打算走,谁知道大黄突然大叫了一声,扑了过来,压在老王叔身上。老王叔被吓得不轻,但让他意外的是大黄没有伤害他,而是一口咬住老王叔怀里孩子的脖子,然后倒了下去,没了动静。老王叔这才发现大黄已经死了,而他再看刚刚抱在怀里的孩子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孩子,居然是一块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烂肉。

      大家看到老王叔抱着大黄的尸体回村,才问了经过。大家都说是老王叔是中午喝了酒,老王叔却坚称自己看到了个孩子,这喝醉了看花眼有可能,但声音总不可能听错了吧?老王叔虽然也奇怪,但也说不清楚个所以然来。母亲听说后就跑到老王叔家把大黄要了回来,给埋在了后山上。

        现在,村里人怕奶奶伤心,都瞒着她。

        老王叔心里愧疚,奶奶最近生病也都是他在照顾的。

        虽说没人信他,但他总归是欠了大黄一条命。那晚的事也邪门,他现在回想起来 还有些后怕。

        我听完后,隐隐有些担忧,和母亲招呼了一声,就直接往奶奶家去了。

        到的时候,看门是虚掩的,我就直接推开进去了。喊了一声,才听到里屋里奶奶的回应。

        奶奶正躺在床上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力不从心,仿佛被人夺走了该有的生机。我走到床边喊了她一声,她才摸索着拉住我的袖子问:“大黄回来了吗?”我心疼的伸出手附在她拉住我的那只手上。她的手颤抖着,有些冰冷。看见奶奶脸上的期盼,我犹豫再三,到了嘴边也只是安抚她说大黄过几天就会回来。

        或许是这几天听过太多类似的话,奶奶整个人一下子萎靡了下去,连拉着我的手也松开了。她没有再说话,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我陪她吃了顿饭,等她睡着后,就回去了。

        关门的时候,我瞧见床上的奶奶翻了个身,背对着我的肩膀轻颤着。

        我的眼框霎时就红了。

        回去的路上,我还在想怎么告诉奶奶大黄死了这件事。走着走着就感觉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,路边低矮的草丛还不时传出类似脚步的声音,时重时轻,就像一只小心翼翼靠近猎物,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的捕食者。这让作为猎物的我一边心里害怕,一边又不敢停下脚步。好在一路上还算顺利,总算是平安到家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的时候,奶奶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血色,但精神却好了很多。我还没问,她就主动告诉了我原因。她说昨晚我走后没多久,大黄就回来了,还在床边守了她一夜。

        我惊讶的睁大眼睛,这怎么可能?

        大黄不可能回来,但我也不相信奶奶会骗我,况且如果不是大黄,奶奶怎么会不知道呢?看着一脸开心的老人,我又忍不住想难道昨晚真的是大黄回来了吗?一连串的疑惑,让我有些头疼,余光不经意间就瞟到大黄以前趴着的那面墙上。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,我总感觉那面墙……在看我,那种和昨晚回家一样的感觉又出现了。

        看到墙投下的阴影正覆盖着我右脚小腿以下位置,我下意识的赶紧收回,视线也不敢再多停留。

        在奶奶家待到晚饭后,我就离开了。

        走到一半,我又决定折回去。我还是想要弄清楚奶奶昨晚看到的大黄到底是谁在搞鬼。之前觉得是老王叔,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,而且奶奶一个人,眼睛也不方便,今天还看到她手上添了新伤,我实在放不下心离开。

        奶奶家屋后有一棵大樟树,小时候偷跑出家,怕被父母抓住,经常会跑到那躲着。大樟树正好可以挡着人,旁边又有不少半人高的草,距离也不远,正好可以通过奶奶卧室的窗子看到奶奶的一举一动。

        我躲在树后,瞧见奶奶收拾了一下衣服,又坐了一会,就直接上床睡觉,然后把把灯也关掉了。好在,晚上也不是很黑,借着打进窗户里的月光可以看清屋内的基本情况。

        等了好一会儿,奶奶大概已经睡熟了,我正打算走,忽然听到一串细微的“桀桀桀......”我小心的伸出头查看,才发现墙边有一处黑暗好像在移动,融在夜色并不明显,我仔细看了一会儿才确认,那里确实有东西在动。它移动很慢,从墙边浓重的黑暗进入到月光下,一点点显现它的轮廓。让我惊讶的是……那是一个人,准确来说是一个爬行的人。村里的人我都认识,但面前的身形,一米七左右的身高,四肢很瘦长,腹部却凸起一个出奇大的鼓包,不像孕妇的孕肚,也不像是男人的啤酒肚,我把村里的人都对照了一遍,竟然找不出一个符合的来。

        没来不及容我多想,它就爬到了奶奶的床边。这边月光更亮,虽然看不到脸,但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站起身来,伸出手探向奶奶。不知道它要干什么,但直觉告诉我奶奶有危险。就在我犹豫该怎么办的时候,奶奶自己醒了。随后,我竟然看到奶奶把那个奇怪的人抱在怀里,亲昵地抚摸它的头,并且叫它大黄。这一声把我吓了一跳,许久回不过神来。

        而下一刻,刚才还乖顺的躺在奶奶怀里的“大黄”一口咬在了奶奶的脖子上,我也终于看清了它的样子,那是一张腐烂的脸,血肉模糊。除了那张撕扯着奶奶血肉的嘴和满嘴的尖牙,其他的五官在那一脸露出骨头的烂肉中,根本辨认不出。它贪婪的吞噬奶奶的血肉,而奶奶像是没有感觉,还在开心的抱着她的“大黄”。

      眼前的景象,让我害怕极了。我缩回脑袋,发着抖蹲下,拼命捂住嘴不敢让自己出声。听到身后就在耳边的啃食声,仿佛是在撕扯我自己的血肉一般,我不敢动作,害怕被发现。

        但是想着奶奶还在危险中,我小心的再一次探出了头。那个东西已经啃噬掉了奶奶一半的脑袋。突然,它停了下来,我不再敢动。

        突然,那东西不见了。

        不远处,我听到父亲和母亲喊着我的名字正走过来找我。我急忙要站起来回应他们,刚动了一下,突然我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血腥味,越来越浓郁。在我的身后的草丛里也发出一声声响,我心里咯噔一下,心跳不受控制的剧烈击打着我的胸膛。这时,脚边有什么东西轻轻的碰了一下我,我不敢看,用力闭紧眼睛,不敢睁开。

      另一边,我听到爸妈已经到了奶奶门外,正在敲门。原本不该有声音回应的,但我却听到一声开灯的开关声,随后奶奶应了门外的爸妈。我惊讶的睁开眼,看见里屋里的奶奶诡异的笑了笑,走去为爸妈开门。

        我心里一惊,奶奶在屋里。

        再一转身,我竟看见原本该在屋里的奶奶倒在我身后。我看了看,屋内已经把爸妈迎进门的奶奶,想到了什么,鼓起勇气把奶奶扶起来,那朝下的赫然是被啃食掉的半张脸。我害怕的差点尖叫出声,但因为我的松手,奶奶又一次倒在地上,她气息微弱的在说些什么,我颤抖着走近些,才听清,她说的是:“快......快走!”

        我头皮一阵发麻,这才是奶奶,那屋里的是……

        想到那个啃食的场面和正在屋内的父母,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直接跑到屋里,拉住父母就往外走。父母被我吓了一跳,见到我正在流泪更是愣住了。见他们不动,我声音颤抖着哭求道:“我们先走好不好,好不好?”

        母亲过来要抱住我,我推开她。看了眼站在一旁诡异笑着的“奶奶”,我惊慌的催着他们快走。不知道我怎么了,见我情绪激动,父母只好顺着我往外走。

        母亲催问着我怎么了,我也不回,直直的拉着他们往回走。

        回家就好了,要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        走到半路的时候,母亲有些累了,想要休息下。我看了眼四周,已经到后山了,只要在走十几分钟就到家了。我没有停下,速度却放慢了些。这时,前面突然出现了个人——是“奶奶”。

      我停了下来,看到眼前的东西,崩溃大哭。父亲看清了来人,正想上前,我一把拉住了他。父亲疑惑的看向我,我颤声说“它.......不是奶奶,奶奶......”

        还没说完,那东西突然发出一阵“桀桀桀……”的怪笑声,父母脸色大变,惊讶的看着面前诡异的东西。“奶奶”看向我,走了过来。父亲赶紧把我挡在身后,母亲紧紧拉着我的衣服。

        就在那东西要走到我们面前时,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狗吠。

        是大黄,我有些惊喜。

        奇怪的是,那东西听到声音后,脸色一变,就消失了。

        后来,我们回到家里,都有些心有余悸。原以为父母会问我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问,只是一脸沉重。

天快亮时,我听到他们在房间里小声说话,隐约听到“奶奶”、“后山”的字样。

      第二天中午,父亲叫上几个相好的叔伯,一起七八个人,去了奶奶家,不知道去干什么。

        过了两周,我才偶然从几个阿姨闲聊中得知,安葬好奶奶后,父亲他们把奶奶的房子给拆了,谁知道有面墙的墙脚下居然有个很大的老鼠洞,洞里除了满地的死老鼠,还有一大堆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烂肉在里面。

点赞
  1. 萧无寒音说道:

    ╮(╯▽╰)╭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