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道里的火光楼道里的火光

事情发生在今年的正月十五,这天晚上,我大约在十点左右准备上床睡觉,和往常一样,我家的花猫卧在我的身侧,靠着我取暖,月光和路灯照进窗子,屋子里并非漆黑一片。

就在我半梦半醒,迷离混沌的时候,隐约听到猫发出呜呜的低叫声,同时,一股淡淡的什么东西燃烧的味道飘进了我的房间。我努力睁开眼睛,看了看身边的大猫,只见它蹲坐在那里,脖子努力伸长,直直盯着房间门口的位置,我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,我咽了一下口水,抚摸了一下它的后背,它突然弓起背,每根毛都炸开,尾巴直挺挺炸毛立起,还发出嗷呜的低吼。

这时候我感觉烟味比刚才重了许多,该不会是哪里着火了吧!我也突然惊了一下,赶紧开了灯,披上衣服起身,大猫一下子窜出去,冲着门口,依然背毛炸立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大门。

烟味很重,就是从门外传来的,我慢慢走向玄关,走向门口,对着猫眼看出去,漆黑的楼道里,两团明灭的光亮一闪一闪的,那应该是,火苗,谁会在楼道里点火?我住的是六层板楼的五层,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点火呢?就在这时,楼道的灯突然亮起,一个人正蹲在那里用一根小棍子一样的东西扒拉那燃烧的火苗,我用眼睛贴着猫眼,大气都不敢喘,因为这太诡异,我整个人怔在那动不得。

突然那人慢慢将头转向我这边,果然是对面房子里人,我见过她,一个年龄大概在50岁上下的女人,从来不跟人讲话,她把脸冲着我这边,我看不清她的眼神,但是莫名的感到后背一阵冰凉刺麻。她缓缓站起来,慢慢用脚踩了踩那团冒火的东西,然后,转身正对着我家的门!我感觉她看得见门口的我!这让我非常惊恐!

此时,楼道里已经是白烟弥漫,楼上有开门的声音,还有说话声:什么东西着了?这么大烟味?脚步声响起,我想有人下来了,那就好了,至少有人问问什么情况啊。

就在此时,那女人看了看楼上,又看了我这边一眼,转身开了对面的房门闪了进去。

楼上的人下来看了看,没见到什么人,又看看躺在那里的黑乎乎的烂布,叨咕几句就上楼去了。

我吞了吞口水,一直到楼道的灯熄灭了,才缩回了头,这时我才发现,自己手心里都是汗。我转身准备回卧室,却见大猫依然盯着门口,像是在等待猎物一样。

回到床上,我已经完全没了睡意,房间里烟味很大,我不得不开了窗户,裹紧了被子,我忍不住刷手机,“正月十五在楼道里烧东西是怎么回事?”我不自觉在搜索栏里输入这些字,页面出现了很多内容,某种宗教仪式,祭奠死去的亲人,精神病快点报警……看起来也没个靠谱的说法,不知何时,我迷糊的睡去了。

“咚咚咚”,一阵敲门声响起,我猛然睁开眼睛,房间里只有淡淡月光投下的微弱光亮,屋子里异常寒冷,我的鼻子都是冰的,“咚咚”清晰的两声闷闷的敲击声,不是做梦,我吓得不敢动。房间里太冷了,我睡着前忘记关窗,现在屋里冷的跟大街上一样!我稍微定了定神,慢慢起身,然后从慢慢向客厅走去。刚走到卧室门口,“咚咚”又是两声,那么清晰,那么近,我的心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动起来,我觉得头皮有点发紧,我只能尽全力控制自己的脚步,尽量不发出声音,卧室外墙上右侧就是客厅顶灯开关,我的手慢慢摸索过去,猛地按下去!客厅一片明亮,玄关的门口,只见大猫正在跳着拍打着大门,在半人高的位置,一直硕大的银灰色大飞蛾正在拼命地煽动翅膀,往门上扑着,大猫不断追打着它!“咚咚咚”就像有人敲门一样。我松了一口气,原来是飞蛾,可是!这大冬天,哪里来的飞蛾?我的神经又难以控制的绷紧。那大飞蛾就在此刻突然急转着朝我这边飞来,我在它马上就要撞到我的脸上的时候躲开了,紧接着它就飞进我的卧室,大猫也飞一样追着窜进屋里,我追进去,只见那个硕大的影子,伴随着翅膀拍动的啪啪声,直朝着打开的窗户飞了出去……我赶紧过去关上窗户,大猫跳上窗台烦躁的踱来踱去,嘴里还发出嗷呜的声音。

我钻进被窝的时候还有点发抖,这一夜,我睡得很不好,一直梦魇,我没命的奔跑,在漆黑迷茫的空间里,缠绕的白雾让我辨不清方向,只能胡乱奔跑,我只听到背后有不断接近的脚步,我越跑越怕,但我不敢回头,我好像知道一回头我就会被可怕的东西吞噬,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步伐,脚上越来越慢,直到我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什么冰冷粗糙的东西从背后一把掐住,我整个人一震,惊醒了。

一睁开眼,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大脸近在咫尺,大猫正在舔我的脖子……

起床以后,我第一件事就是去门镜那看了看楼道,地上有一团黑色痕迹,一看就燃烧以后的炭灰痕迹,看来这些都是真的,楼道中间有个线路箱,箱门上挂着一块织物,下边有燃烧痕迹,看来昨晚烧的就是它,我很好奇那是什么,于是打开门去看,那是一件黑色底,暗紫色条纹的男士长袖针织衫。

为什么要烧衣服呢?我又想起网上查到的内容,祭奠死去的亲人……那为什么不去外面烧呢?

算了,跟我也没关系,但愿她不要再烧了,这大冬天开窗通风要冻死人的。

这天晚上,我正在看电视,突然听到楼道里“啪,啪”有打火机的声音,我心想,擦,又要烧啊?

然后我蹑手蹑脚走到门镜那,当我把眼睛对上门镜的那一刻,啪一下,一朵火苗就亮在我眼前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那个女人就拿着打火机在我门镜另一边在啪啪点火!

然后,我就又闻到了浓烈的烟味,然后是脚踩来踩去的声音。我坐在地上,满脑子都是她在火苗之后的那双死鱼一样呆滞的眼睛,就那么面无表情的与我对视,仿佛看到了门后的我一样!

接下来的两天,对面的女人都会在夜里烧一会衣服,可是奇怪的是那件衣服总是烧不完,每次都挂在线路箱门上,每次看都只是边角焦黑了一点。更奇怪的是,这楼上的邻居没人吱声,我才搬来半年,跟楼里的人都不熟悉,只是觉得这个楼里的人都好奇怪,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出声。

两个星期过去了,对面没有人再烧衣服,从门上贴着的水费催缴单可以得知,这家人已经有好一阵子没回来了。

不管什么原因,我倒是感觉他们走了挺好,对门住着这么诡异的人,我还是挺瘆得慌的。

这一天,我出门取了快递回来,刚回到五层,不经意间看了一下他家的门,发现他家新年贴的福字一角翘了起来,下面露出一点黄色的东西,我站着犹豫了片刻,想着他家也没人,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,我慢慢顺着翘起的角揭了上去,我看到,那张大大的福字下面,是密密麻麻的黄纸,黄纸上是红色的纹样,就像电视里看到的符纸一样,密密麻麻……

当天下午,我就去找了新的房子,第二天,我就搬了家。

点赞
  1. 萧无寒音说道:

    ╮(╯▽╰)╭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