炼狱

昨天做了一个梦,把我吓坏了,在梦里,我在逛街的时候突然看到电影院出了一个新电影,小说改编的,但是我特别害怕这部小说,之前看的时候就吓成狗,然后我不自觉买票进去看,果然再次吓成狗。

大致剧情是这样的,话说我醒来后,总觉得可能或许我是在哪里看到过。

阿官今年赚的不少,作为一个金牌售楼员,他觉得这很稀松平常,大家都羡慕他,三十不到,就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,还有漂亮的妻子,别人也羡慕不来。

有天,他接到了一通匿名电话,他不想错过任何一笔生意,于是接了起来,却听见一阵沙哑的声音,他敏锐地感觉到,这是变声器变声后的声音。

“阿官,你好啊,我想听听你以前所做的罪恶,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,你也有,我想听听看。”

阿官有些莫名其妙,说了声,“你神经啊。”就挂断了电话。

电话另一头的人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,不过没关系,他准备让阿官后悔到死。

一座豪华公寓里,一个漂亮可爱的女人正在厨房里做饭,她是阿官的妻子小无,今天是阿官的生日,她想做一个红烧大鲤鱼,但是很不巧,烧糊了,并不好吃,她灵机一动,在饭店里订了一个鱼,想着阿官吃的时候她要说这是自己做的。

但是今天的外卖比以前快了许多,小无有些防备,插上了防盗链再开的门,看见的的确是一个外卖员,他拿出一盒子,让小无接着。

小无感觉出不对劲了,这个外卖员眼睛里有杀气!小无随口说着,我不要了,款我也不退了。

突然间,那个外卖员一手拽住了小无的手紧紧不放,而小无也挣扎不开。

外卖员的眼睛瞪得像鱼眼一样圆,死死盯着小无。

就在小无喊了一声救命的时候,那人突然松了手撤了回去。

小无刚松了口气,立刻去关门,却看见已经松弛下来的防盗链被那人伸出来的一根手指往上一挑,防盗链开了。

防盗链被挑开的瞬间,小无意识到,地狱之门被恶魔打开了。

外卖员立刻进门关门。

屋子里只开了客厅和厨房的灯,小无看着这个陌生人,看见他手里的刀和背后的一个行李包,她知道,她即将感受炼狱。

可那高大的陌生男人突然流出了眼泪,说道,“对不起,因为你是阿官最重要的人,所以,要借你的性命一用。”

一刀划了过来,割破了小无的喉咙,让她叫不出声音来,随后的一段时间里,陌生人把小无拖到了厕所,活生生把小无切割成了无数小块。

在售楼处里,阿官总觉得不对,打家里的电话也不通,于是立即回家去,开门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也没有声音,想着今天自己生日,妻子可能去买吃的了,他自我安慰着,去冰箱里拿了点喝的安定自己。

他喝了一口,还是觉得不对,他起来去厕所洗手,拉开门的瞬间,看见妻子比之前高了一点,满脸死气地和阿官面对面,妻子手里还握着一把刀,直挺挺往阿官砸下来。

阿官吓了一跳,立即跳开来,才没有被砸中,他听见砰一声,低头见妻子被砸的粉碎,他忍住剧烈的恐惧,俯下身碰了碰尸体,发觉摔散的都是有规律的形状,看得出来,妻子被人分尸后又被冻住了。

他顿时胸中狂怒,下意识觉得凶手还在家里,进厕所搜寻了一圈,又出来去卧室,去厨房搜了一遍,他知道他要是真遇见凶手多半打不过他,但是他实在是痛愤不堪。

最后,他报了警,可让他更加无奈的是,警察查不到一点线索,凶手像是极度了解阿官的家,溜进来杀人分尸后又消失了。楼上楼下也没听见甚么奇怪的声音,毕竟,这栋楼的隔音十分好。

阿官又听到了一个噩耗,妻子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切割了肢体。

警察无能为力,但是阿官活着,他此生的目标就只有一个:抓住凶手。

他想起了那通有头无尾的电话,电话是虚拟的,查不到位置,但是阿官研究起了内容。

阿官以前是个警察,后来就辞职了,之中也没有什么冤假错案。

只有一个特别。

那也是一个没有线索的案子,但是有幸警察抓到了嫌疑人,嫌疑人很拽,自认为是完美犯罪,就是不认罪。眼看真凶逍遥法外,阿官制造了假证据诈嫌疑人认罪,嫌疑人以为是自己犯罪有漏洞,就承认了自己的罪行。

要说有污点,也就只有这个案子,阿官立即凭借着记忆去当初罪犯的家中,却发现罪犯家已经空置了多年,问过才知道,罪犯死后,他的双亲也陆续离开了人事,也没有兄弟姐妹,就这么放了多年。

阿官坚持进门看看,却看见满是灰尘的房间里,有一张桌子只有薄薄的一层灰,显然不久前有人来过,他上前一看,是一份报纸,报道着当时阿官的案子,旁边还有其他的照片和证据链,这个证据链明显就是在为方面的罪犯开脱。

阿官这才明白,这是有人为那个罪犯开脱,他开始怀疑当年的案子有问题,于是重新去当时的地方反复取证,最后还是得出当年的结论是对的,凶手是那个人没错。

但是他当年隐瞒了伪造证据这件事,于是他在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了局长,说明了情况。他不当警察多年了,局长也懒得理他,但是阿官释然了。

阿官挂下电话,公用电话亭突然又响了,出现了一开始他听见的熟悉的沙哑声。

“阿官,你现在知道了吗,失去了重要的人的感受,你以前作为警察,就应该按证据,而不是一厢情愿认为谁是凶手就去剥夺那个人的性命!”

阿官立即把之前重新取证的事情讲了出来,随后承认,自己是伪造了假证,但是最后定案还是按照嫌疑人的认罪而结尾,绝不只是看他的假证。

电话另一边沉默了。

突然,阿官背后电话亭的门啪一声从外面被锁上了,一个带着围巾鸭舌帽的男人拿着手机站在门口,眼睛盯着阿官说道,“那我也不后悔自己的行为,就像我明白你要是有机会,还是会制假来抓我一样,你我都是罪恶的。”说完把手机丢到了过道,飘然而去,而手机很快被车子碾碎。

阿官打不开门,一边踹一边怒吼,至少我是为了正义才成了一个罪恶的人!

等门被踹开了,那个男人早就融进了人流,无处寻觅。

阿官又想起了自己惨死的妻子,站在马路边点了一支香烟抽了一口,盯着那个男人远去的方向流了一行眼泪。

点赞
  1. 萧无寒音说道:

    ╮(╯▽╰)╭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