噩梦录之井

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四周一片漆黑,我试着伸展四肢,刚一伸手就碰到了冰冷的墙壁,一阵疼痛传过来,我的意识才彻底的回复过来,原来我下半身浸泡在了水里。我再次伸出手,去触摸眼前的一切,原来那不是墙,而且冰冷的水泥管子,我又蹬蹬腿,没有到底,只是这一蹬,溅起的水花呛进鼻子里,“阿嚏!阿嚏!”我接连打了两个喷嚏。

接下来我以为最后的希望会在上面,抬起头时才发现那是绝望,因为,上面看不到一丝光明,没有办法判断井有多深,我惊恐极了,努力的嘶吼着,希望能引起过路人的注意,吼叫了几声之后,只有像鬼叫一般凄惨的声音在井里回荡,越发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。

氧气越来越少,我能感到肺部能够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,气闷的感觉越来越让我压抑,头晕的感觉愈来愈强,也许过不了多久,我就会被憋死在这无人知晓的井底,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呢?

不行,我要拼一把,也许我能爬出去,我强忍着快要窒息的感觉,一点一点的慢慢往上爬,我先用双手先紧贴水泥管子,保持身体直立向上的姿势,接着用双脚分别蹬向两侧的管壁,保持不下坠之后,再用双手向上一点撑住,然后双脚跟上,就这样,我像一只螃蟹一样一点一点艰难的向上攀爬,要爬多久呢?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每向上一点,我的身体承受的重力就会增大一点,同时上升也越困难。

在这暗无天日的环境中,时间对我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,不知道这样爬了多久,头顶传来一阵疼痛,像是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,我用双脚努力的蹬着管壁,不让下滑,同时腾出双手去触摸,想要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结果摸到的是一个水泥板,到顶了,一阵喜悦油然而起。

我赶紧用尽全力去推,想把这块水泥板推开,然而,这一推没有把板子推开,咔嚓一声,像是一块石头碎裂的声音,“坏了!”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我寒毛都竖了起来,果然没错,随着“噗通”一声传来,头顶的水泥板突然加重了分量,泰山压顶一般向下压来,原来那不是一块水泥板,而是被一块石头支撑着没有下坠的水泥块,形状和大小正好能够穿过井管向下滑落,我的手瞬间吃力,脚上也开始打滑,然后被水泥块压着快速的朝着井底掉去,最终被这无尽的黑暗所吞噬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我瞬间清醒过来,一阵强烈的光射来,刺的我的眼睛一阵酸痛,“快起床吧,你个大懒虫,都已经快中午了!”儿子朝着我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,快速的跑出去了……

点赞
  1. 萧无寒音说道:

    ╮(╯▽╰)╭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