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床空床

     

空床空床
图片发自简书App

        磊子前几年因为一次聚众斗殴被折腾了进去,前几天刚出来。想着索性在这找个正当工作,于是就在网上找了这间合租房,一方面是因为便宜,另一方面是这地方找工作也方便。

        想着合算,他就直接打了电话给合租人。是一个男人接的,听着声音年纪应该不大,估摸着是刚毕业的大学生。两人在电话里商量好价钱后,磊子就直接打车过去了。

        磊子登记好信息,就从房东那里拿了钥匙上去。刚和房东打听,他才知道和自己合租的小伙子还是湖南的,这层老乡的情谊顿时让磊子对合租人有了些好感。

        结果,这一连十几天,磊子愣是连合租人的面都没见着。每天夜里倒是能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,不过都是在磊子睡了之后。厨房和浴室也会有些声响,但都不大,也不吵着人睡觉。这让磊子对这合租人的好感又多了几分,也越发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       这天,磊子打完电话托几个认识的朋友帮忙找工作后,刚睡下没多久,就听到有人开门。磊子一个激灵就醒了,连外套都没套,穿了双拖鞋就走了出去。

        听到磊子房间里传来的声响,男人下意识地看过去,正好和出来的磊子视线撞上。磊子笑了笑算是打招呼,男人也笑着点了点头,歉意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吵到你了!”

        磊子随意抓了一把头发,摇了摇头,答道:“这倒是没有,只是这是几天一直没看见你人,听到你回来了,有些好奇,就出来看看。”

       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。要不是今天亲眼看到了一会,磊子都要怀疑自己是鬼合租的了。

        那人笑了笑,也打开了话题“平时工作上的事比较多,回来就比较晚,我不也没见过你。”

        两人都笑了,磊子走到冰箱拿出两罐啤酒,问道:“要来点吗?”说完也不等男人同意就抛了过去。男人有些错愕,不过,还是接过了磊子抛过来的啤酒。

        说实话,磊子有些惊讶。男人和自己想象中青涩的毛头小子完全不像,戴着眼睛,衣着整洁,举止斯文有礼,倒像是老师一类的职业。

        男人打开啤酒,喝了一口。见磊子看着自己,问道:“怎么了?我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
        磊子没回答,而是反问他:“你是老师吗?”

        男人笑了笑,回答:“也差不多吧!我是医生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难怪!”磊子恍然大悟道,这就说的通了,怪不得每天早出晚归的,原来是医生啊!

      两人说着说着,不知不觉就聊了大半个钟头。

      随后,磊子找到了一份工作,是熟人介绍的,给人开车。虽说累些,工资低些,但磊子还是高兴的,毕竟也算是一份稳定工作。也因为工作的原因,磊子和男人反而能经常遇到。见面多了,两人也越发熟络起来。

        一天,磊子刚睡下不久,就听到房间外有人敲门。打开门,男人正站在磊子房间门口。没等他开口,看到男人一副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,磊子就猜到了七八分,估摸着他是有事要找自己帮忙。

        果然,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问:“我的床被我不小心弄湿了,能不能和你凑合一晚?”

        就这事?磊子想着能帮就帮吧!反正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不怕啥。就让男人进了自己的房间。虽然房间乱了些,不过好歹凑合一晚还是没问题的。男人道了谢,就在床上找了个位置睡下,磊子想着明天还要早起,也睡了。

        到半夜的时候,磊子去起夜。瞄了眼睡熟的男人,磊子小声下床。上完厕所后,出来的磊子正好看到男人走进了他自己的房间。雷子有些奇怪,不是说床被弄湿了吗,怎么又回去了。磊子也没多想,回到了房间。上床的时候,见到还睡在床上的男人,磊子吓了一跳,赶紧打开了灯。男人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刺激到,嘟囔了一句,拉起被子挡在脸上,看到确实是男人,磊子松了口气,重新关上了灯。

        重新安静下来的房间里,磊子闭上眼睛,想了又想,总觉得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,磊子醒来的时候,男人已经走了。

        到晚上,磊子回来的时候,男人还没回来,房间却是开着的。磊子想起昨晚的事,忍不住过去看了一眼。

      男人房间很干净,有些奇怪的是他的东西少的不像是打算在这长住的人,空荡荡的,不知道的人或许会以为是个空房间。房间里床上的被子已经被撤走了,床板上还有明显的水迹。

        正要离开,床底下突然发出了一声声响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推开了门,刚蹲下去想要查看,突然门口传出了一声:“你在干嘛?”

        磊子转头才发现男人已经回来了,尴尬地站起来,解释道:“我刚听到有声音,就想着帮你检查一下。”

        男人点了点头,问道:“有东西吗?”

        见男人没有怪罪的意思,磊子回道:“还没检查,正好你回来了,我也就不打扰了。”说完就往外走。

        小插曲过后,两人又聊了一会。

        听到磊子说昨晚半夜看见自己回房间睡觉,男人脸色突然就变了。磊子有些奇怪,许久后才听到男人说:“昨天一早,我回房间的时候,发现我的床单上一大片红色的痕迹,我开始还以为是颜料,后来仔细检查才发现是血。我开始……怀疑是你弄的,因为你昨晚半夜不是起过床吗?但后来想想咋俩之间也没什么仇怨,你也没理由做这些。我也是觉得奇怪,今天听你一说,我怀疑有人进来过。”

        磊子一听,眉毛也皱了起来。他们两个基本都是早出晚归,这偷溜进来个人还真没人知道。两人商量着明天去换个锁,就各怀心事的去睡了,

        夜里,磊子迷迷糊糊的睡着,突然感觉身边有个人躺下。想着可能是男人的床没干,又来自己这蹭床了,磊子也就没管了。又睡了一会了,磊子突然猛地从床上下来,打开灯。他记得自己睡觉的时候反锁门了的,怎么可能有人会进来。

          灯一亮,床上没人。

        磊子松了口气,他后背上现在全是冷汗。站了一会,心想睡也是睡不着了,索性就去厨房冰箱拿了罐啤酒。回来时,见男人房间的灯也亮着,就敲了敲门。

        没人回应,又敲了一次,还是没人回应。难道是睡觉忘记关灯了?这样想着,磊子也就没再敲了,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     接下来的几天,磊子总觉得身边睡了个人似的。男人又一直没遇上,磊子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。

        一晚,磊子刚回来,正好碰上房东。两人随口也就聊了几句。

        房东对磊子的印象挺好的,高个的小伙,人也踏实能干。随口就问了句:“一个人住的怎么样?”

        这一句话就把磊子给问懵了。

          一个人?

          想着大概是口误,他也就没在意房东话里的问题,马马虎虎回了句。然后又聊了一会,就回去了。

        奇怪的是,今天男人居然已经回家了。

        磊子打趣的问了句:“今天医院放假吗?”

        男人笑了笑,回道:“这倒没有,只是这几天太累了,就偷了个懒,请假回来休息几天。”

        磊子听到他的话,仔细看了一眼,才发现男人的眼窝下都是乌青色,偏偏皮肤还白,衬得没有一点活人的生气,乍一看,还有些吓人。

        果然,这各行各业都不好做啊!

        磊子在心底默默感叹了一句。然后,走过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?

      只是这一拍,男人的脸色就变了,磊子一脸懵。

        还没搞清楚状况,男人就推开了磊子,扔下句“我还有事。”就回房间了。

          看着男人紧闭的房门,磊子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。就比如男人刚才的反应;还有他进门后闻到的臭味,开始还是淡淡的,刚才走到男人身边,味道却浓郁了起来,还夹杂着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。

          想也没想通,索性磊子就没想了。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就进了房间。脱鞋上床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的鞋面上居然溅上了红色的液体,像是血。拿纸擦也没擦干净,反而脏了一大片。磊子翻看鞋底,才看到鞋底沾了只蠕虫的尸体,怪恶心的。他估计鞋面上的血就是这只虫子的,只是这一整天他都在车上,也晚上就回了趟出租屋,这从那踩的虫子?

      另一只鞋还没脱,磊子的手机就响了。接了电话后,听那边还挺急的,磊子也顾不得鞋脏不脏,穿上就赶紧出去了。

          本想着和男人说一声的,但刚走出房间,脚底就发出“噗”的一声。磊子低头一看,他的另一只鞋也溅上了红色的血。那只恶心的虫子还没被他踩死,正用黑色的足扒拉他的鞋底,磊子一阵反胃口,把虫子甩了出去。

        虫子被甩到不远处的地板上。磊子低头擦鞋的时候,才发现地板上居然还有好几只虫子在爬动,其他地方也有,星星散散的分布在各处,磊子忍不住一阵鸡皮疙瘩。

      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男人站在了他自己的房间门口正看着磊子,脚下的虫子密密麻麻的从他身后爬去。磊子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,见男人一脸泰然,他着急的冲男人喊“有虫!”

        男人像是没听到一样,对磊子笑了笑,又进了房间。

        看着地上涌过去的虫子,磊子胃里有些难受,顾不得男人,赶紧跑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 他口袋里的电话还在响着,感觉好一点后,磊子赶紧接了电话。对方说是找到了人,不用他跑这一趟。

        磊子也没什么心思出去,挂了电话,下楼想找个帮手,正好碰到没走的房东,赶紧拉住他。

        磊子解释一番后,房东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问:“你确定你合租那房间里有人?”

        “唉呀,您这不废话吗?快跟我上去帮忙。”说着,着急地拉着房东往上走。

        “可你来一周后,你那合租人就走了,连房租也没退。”房东拉住他说。

        磊子愣了愣,想到出门前还看到的人,笑了笑“不可能,我刚才还看到人的。”

        “谁跟你开玩笑,我说认真的呢!”说着从公文包里翻找出一份合同给磊子。

        磊子见房东神色认真,看完合同内容后,顿时,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       后来,房东报了案。警察从磊子床下找到了一具尸体,用被单裹着,正是磊子口中的“合租人”,而磊子的隔壁只有一铺空床在。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

       

点赞
  1. 萧无寒音说道:

    ╮(╯▽╰)╭

发表评论